关键字:
行业应用洗涤机械|洗涤设备|洗衣房设备 > 行业应用 > 第十一章 肉体的接触

第十一章 肉体的接触


洗涤一直拉着张楚楠跑了很远,对于斯坦福大学的布局,洗涤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没头没尾的跑着。而被他拉着的张楚楠早在第一开始便已经反应过来,但在洗涤把她手拉住的那一刻她好像就使不出力气了,只能任由她拉着。

张楚楠对洗涤虽然不反感,但仅有的好感也没有往男女这方面考虑。此时被洗涤拉着手,经历了最开始的心理上的放抗后,也任由洗涤拉着。但是渐渐的她回复过精神,发现洗涤拉着她跑的方面完全是和自己上课的方向相反的。这时,她也顾不得很多了,急忙开口叫道:“洗涤洗涤你放开我。走错路了。”

洗涤早在最开始无意识拉住张楚楠的手跑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就然拉了人家女孩子的手,但是见张楚楠也没什么反抗,洗涤当然不舍得放下,也就继续拉着,继续跑着。

这时,洗涤听到了张楚楠的声音,一下子来了一个急刹车,他正尴尬着要怎么解释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柔弱的身体撞了上来,洗涤条件反射般的抱住了她。

这一连串的动作在一瞬间完成,当他反应过来抱着的就是张楚楠时,老脸不由的一红,几十年的经验,洗涤也仅仅是谈过一次恋爱,那一次还谈的迷迷糊糊的。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怀里的娇躯开始扭动了,洗涤沉默了17年的身体快要爆发了,一股欲火顿时从下而上升了起来。洗涤现在很享受,但也很难受。

“你,你放开我!”张楚楠也是尴尬,自己生活了19年,从没有和陌生的男人拉手拥抱过,没想到今天一下都做了,虽然是无心做的,但张楚楠还是心里有些害羞,同时有些气愤

一时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洗涤对于张楚楠虽然很有好感,心里想着有一天自己有一个像她一样的女朋友,最后成为自己的老婆。但是他和张楚楠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短短的二十多个小时。二十多个小时,自己了解最多的还是从自己老妈那里知道的。对于感情,洗涤是很认真的,虽然这一世他钱多了,也没有想过像其他有钱少爷一样到处玩弄女孩子的感情。对于感情,他最起码要对得起自己,其次才对得起别人。

两人都沉默了一段时间后,这时张楚楠突然间惊叫了起来,“哎呀,都是你了,你看,马上就要迟到了。”张楚楠一般看着手表,一边怪怨着洗涤。

张楚楠这一声,瞬间把刚才的尴尬的气氛打散了。洗涤也急道:“那快点走吧,不要迟到了,我可知道你是个乖学生。可不像我这种人!”

“走,快走。幸亏我知道一个捷径,现在走过去应该不会迟到的。”张楚楠这时又露出了难得的小女儿表情。洗涤仅仅是一呆,很快反应过来,接着就跟着张楚楠从一段小树林里钻了进去。

一路上两人也没有什么话,洗涤见张楚楠没有提起刚才的事,他也当不知道。

洗涤一路走过,斯坦福大学几乎所有的房屋都是黄砖红瓦,而且建筑四平八稳,一律是十七世纪西班牙的传道堂式。张楚楠现在要上的课是就是国际经济学,据他说在一幢很古典的类似教堂一样的楼里上课。

两人又走了几分钟后,终于来到了张楚楠要上课的教室。由于现在还没有上课,教室里乱哄哄的。对于洗涤和张楚楠的到来,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

对于张楚楠,教室里的人自然了解她,曾经想追求她的人自然不少,但是一一被张楚楠拒绝了。他们也渐渐的了解了,这个来自神秘的东方的女孩子不喜欢和异性接触,最起码不愿意和异性交朋友。但有些人自然不会放弃的,张楚楠虽然拒绝了他们,但是他们每天都在关注着张楚楠的动静。前天晚上的事自然是传到了他们耳中。

这时,一个留着一头很自然卷,穿着宽松个性的衣服的金发男子走了上来。这个男孩子叫维特,是旧金山本地人,据说父亲是旧金山警察局当着一个官员。张楚楠在洗涤耳边偷偷的将这些事情告诉了他。

洗涤也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让洗涤不要太得罪他,毕竟张楚楠的思想还停留在原来的中国社会,民不与官斗。

洗涤倒是无所谓,这时,见维特走了上来,洗涤正准备听他说什么呢,只见他伸出一只手,然后说道:“你好,我是维特。听说昨天晚上是你送张回来的。”

对方伸出手了,洗涤也留了一个心眼,但也不能无礼,自然也伸出手,和他握在了一起。原本以为这家伙会趁机死死的握着自己,然后让自己出丑。但是现在看来,确实自己想多了。

“你是张的男朋友吗?”维特问道,洗涤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担忧,闪烁着望着洗涤。

洗涤正想说不是的时候,没想到张楚楠先开口道:“是的,对不起了维特。”

洗涤愕然,这张楚楠究竟想什么,自己跟她又没什么,而且从她的表现来看,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向。

但张楚楠这么说,必然有她的用意,再一看眼前这个美国男孩眼中的失望,洗涤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拿自己当挡箭牌。想到这里,洗涤心中不自主的笑了笑,暗道其实当挡箭牌也不错,如果这事传到他老妈那里,自己是不是就会轻松点了。

“恭喜你们。”维特这次又伸出手来,虽然洗涤知道他说的不是真心,但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祝福。

其实按照维特原来的做法,定然要和眼前这个男人斗上一番的,而现在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他知道昨天洗涤是开着黑色新型宾利来的,而且是宾利最尊贵的版本,据说全世界仅有一辆,这样的人不是他可以得罪。维特又通过他父亲的关系,调查了一下车的主人,知道了这家人正是最近几年才觉得商业大亨。虽然对于他们拥有最尊贵的宾利有些不明白,但是仅仅是一个商业大亨就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了的。

洗涤和张楚楠坐在了前排靠边的两个座位上,刚刚一坐下,张楚楠就偷偷的对洗涤说道:“不要把刚才的话当真,你知道我的情况,不允许我那么做。而他又经常烦我。”

“明白,明白。”洗涤嘴上这么说着。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心里却想到等你一手创立起山寨版“戴尔”后,不知道你身上的那个包袱是不是会放下了。

“你是洗涤吗?”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女声从后面传了过来,对于这个声音,洗涤记得还是很久以前听过的。

这时,他旁边的张楚楠也听到了,回过头去一看,只见一个一头火红色大批发的美女正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

洗涤这时候也转过头了,惊叫道:“是你!”

友情链接:液压千斤顶|液压千斤顶|
海锋站关键词:洗涤机械 洗衣房设备 洗涤设备 | 海锋站内新闻:站内洗涤设备新闻 站内洗涤机械新闻 站内洗衣房设备新闻 | 海锋站网址:http://www.gyxdsb.com/

版权所有 © 2011 泰州市海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25436号 网站首页|公司简介|产品展示|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